〈草行媒〉報導|【天台安居樂融融,家園被拆路茫茫 (下) – 黃婆婆的理想家園】

轉自: 草根‧行動‧媒體

文:呀林

4月 10日下午,正下著毛毛細雨,一班年輕人跟著中氣十足的黃婆婆,走過旺角大街小巷,認識黃婆婆的日常生活,了解旺角區重建的歷史,也聆聽她面對市建局逼遷的過程和感受。黃婆婆已是超過20年的旺角老街坊,掌握旺角的大小變遷。

黃 婆婆指朗豪坊重建前,有一條雀仔街,大概有七十檔,後來搬到園圃街雀鳥花園,當時還未有市區建局,是土地發展公司(即市建局前身)的項目。走過豉油街12 號,黃婆婆指原本位於朗豪坊的舊樓清拆時,有部分受影響居民即使不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,土地發展公司亦會以其物業大廈豉油街12號安置該批街坊。但豉油街 12號等合共四棟大廈,在2001年市建局成立後,交由市建局管理,卻一直被空置,空置率高達5-7成,出現「有屋冇人住, 有人冇屋住」的情況。在重建區街坊爭取之下,至2015年12月,才終爭取到市建局作出安排,讓不符合資格申請公屋的街坊可選擇到這幾棟屬市建局大廈的空 置單位居住。

義工亦補充以前土地發展公司仍願意自己搵地起樓,興建樓宇安置街坊,但現在市建局就將安置責任都推卸給房署,所有重建地皮都用來起豪宅,拒絕再由自己興建安置樓宇,究竟這是是否合乎市建局應有的社會責任呢?

七 旬的黃婆婆每天五時起床後,到地士道街休憩公園晨運一小時。由新填地街的天台屋到公園只需5分鐘路程,晨運後她會去做兼職清潔工。黃婆婆12:30收工後 就到廣東道街市買食材。她形容自己好慳,慳得一蚊得一蚊,而「廣東道街市生果最平」,這裡的菜十蚊三斤,而且十分方便,三段街市路都十分繁榮,但過年期間 則會較貴。黃婆婆所住的新填地街大廈並沒有電梯,她每天上落來回約兩次,有時會3-4次。黃婆婆稱讚自己「好fit」,她還表演單腳企和拉筋,她指自己可 以企好耐。

黃婆婆住的天台屋旁有個平台,約有600呎,有曾於這裡工作的保安於這裡栽種蘆薈,也有已搬走街坊留下的盆栽。平台的用途廣泛,小朋友在這裡玩耍,也有街坊在這裡晾被。黃婆婆雖然合資格申請公屋,但她不想住公屋,因為現在不用交租,又可以在天台晾衫。

黃 婆婆又自豪地向我們展示她的「綠色世界」。她在天台種植了不同的植物,有觀賞性的,也有種來自己食用的。在黃生自製的種植槽中,黃婆婆種了豆角,並插放了 幾個膠袋來趕雀仔,她指雀仔常來吃她種的豆角苗。豆角還在長芽的階段,兩星期後豆角會長很高,她就會用小柱插在旁邊支撐豆苗繼續生長。黃婆婆於春天多種豆 角,冬天多種菜心白菜及生菜。黃婆婆用自家的薄荷葉炒豬肉,碌柚葉沖涼。黃婆婆指這就是「天台的優越性」,即使上公屋也沒有這種生活。黃婆婆指自己在鄉下 也是農夫,自豪地指自己什麼也懂得種。

植物合成一.jpg
而黃婆婆所住的天台屋大概有500呎,2個大房都可擺放幾個櫃,偌大的廳足夠讓當日參與導賞團的14人圍圈同坐。黃婆婆指天台屋不會很熱,因為有冷氣,一 間房一部冷氣機。一家4人從前同住這屋,現在她的兒子已搬出,住在附近的天台屋。黃婆婆指住這麼近,是希望自己老了,有兒子扶持,故現時一家人依然會一同 吃飯,兩個孫也會跑到她的屋玩耍。而黃婆婆與同為新填地街天台屋居民李姑娘份屬老友。因李姑娘的丈夫近日入院,黃婆婆有時煲湯及煮食也會邀請李姑娘一同享 用。兩姊妹提到於3月收到律師信,指要她們需於18/4前搬走時,默契十足,你一句我一句,同指市建局的做法極不合理。

黃婆婆於96年來 港,與丈夫同住新填地街天台屋,黃生於90年地產公司買下天台屋,乃一手業主,但因沒有地契以及被指這單位是僭建,市建局只提出約8萬元的賠償,並至今仍 沒有任何安置安排。黃婆婆和黃生主要依賴每人每個月約二千元的長者生活津貼,黃婆婆指8萬元的賠償連交租也不夠,更完全不可能可原區買屋養老。黃婆婆本來 就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,但一直也沒有申請,因為她一直覺得住在自己買下的天台屋,不用交租,而且天台屋的生活自由自在,可以養魚種菜和晾衫,空氣又好。面 對重建的發展,必須拆毀黃婆婆的安樂窩,黃婆婆現要求市建局安排公屋安置、給予合理的賠償,包括搬遷費等,並需要提供合理時間給她「走盞」。她指自己不會 去中轉屋,對於市建局訂下的18/14期限,黃婆婆笑稱自己「咩風浪都見過」,最多叫埋兒孫一家大大細細到政府總部瞓,自己七十幾歲,又有細路,她「未驚 過」。

後記:
黃婆婆的天台屋,原來是理想的家園:
有方便的街市,購買又平又好的食材,慳得一蚊得一蚊;
也有就近的公園,舒展筋骨,「操fit」自己。
有家人在旁居住,有個照應,互相扶持;也有平台這個公共空間,晾衫玩耍。
有相識多年的街坊好友,一同共進飯聚;也有空間發揮綠色智慧,種種有機菜蔬。
因著市建局的「優質生活」和「美好家園」,這個充滿人情味和佈滿人際網絡理想家園也要被粗暴地放一旁。
背後的原因,或許就如黃婆婆所說的,市建局「想佢荷包漲啲,居民嘅縮啲」。

但明明,市區重建局於成立時已被賦予三大權力,包括政府注資一百億,落實重建開始計一年便可申請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地,以及發展項目免補地價。
獲賦予這些公權力的市建局,竟還要「想佢荷包漲啲,居民嘅縮啲」?!

相關報導:

天台安居樂融融,家園被拆路茫茫(上) 新填地天台戶李姑娘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