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天台屋運動與安置政策轉變】

 

簡介天台屋運動:

基層住屋歷史

多年以來,由港英政府到特區政府,都無處理好基層住屋的問題。於是,在香港的房屋史 上,天台屋一直扮演著,民間自發解決基層住屋問題的角色。同時,舊區的街坊也在天台,發展了特有的居住和生活模式,成為香港的地道文化一種特色。

政府不單 一直無處理基層住屋問題,更一直向天台居民徵收差餉,又容許搭水搭電,但轉個頭又以要「美化都市」為名,把天台屋說為「僭建」,住在裡面的人,都變成等待拆屋之二等公民。

正所謂朱門酒肉臭,基層市民的安身之所,與高官富商的豪宅僭建,豈可同日而語!

-->「8261」屋宇署安置政策的由來(荃灣、旺角)

九十年代初,政府陸續清拆荃灣、旺角的天台屋,而天台街坊面對無理清拆,亦紛紛成立天台居民關注組,以行動要求不要清拆,及即使清拆,亦必須有合理安置。

歷經數年爭取,經過抗議、瞓街露宿、封閉屋宇署電梯大堂、攔路等行動,並結連全港各區天台戶召開「全港天台居民申訴大會」後,天台戶仍逃不了被強拆的命運,而天台戶在拆屋後仍堅持紥營或建木屋繼續露宿抗議。雖然最終部份居民只獲安置到臨屋區,然而這些頑強的抗爭,爭取到往後被屋宇署清拆的天台居民,只要符合「8261」規定(詳見下段),就可獲安置到公屋的措施。

現時,被屋宇署清拆的居民,只要証明在屋宇署根據《建築物條例》第24條送達法定命令前兩年,已居住在1982年6月1日或之前建成的天台屋,符合入息及資產審查,便可獲得入住公屋的資格。

-->順寧道天台街坊抗爭

直至2009年6月26日,順寧道重建項目展開,市建局同日進行人口凍結時,完全沒有向天台街坊提過有關[凍結登記前兩年]的要求,網頁或文件也完全沒有相關的條文。在公佈重建已差不多三年,才突然要求天台街坊交出五年前的住址證明,街坊當然覺得不合理,要求市建局撤回這項無理的要求。

市建局沒有回應登記租戶的安置權益,只搬出「房委會的規定」和「屋宇署清拆行動」的處理方法推諉過去,還堂而皇之地繞過諮詢公眾的程序,直接把這項「新政策」附加在網頁上,變成市建局的「合法要求」。

其實,市建局收樓重建,與屋宇署的清拆行動根本毫無關連,市建局卻「搬字過紙」,將政府清拆危樓的政策挪為己用,無視「人口凍結日」和「清拆限期」的根本分別,可以說市建局濫用了政府部門的職權。

順寧道天台戶何生一家,因為保安原因沒有將自己的住址用作書信郵遞地址,無法提交書面信件住址證明,在安置問題上遭市建局眾多留難。最終,在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舉辦多次行動、活動,宣揚市建局歧視天台住戶之惡行,並在各方街坊市民的支持下,雖然最終無法令市建局收回歧視天台戶政策,何生一家仍爭取到合理權益,可以原區安置。

--> 通洲大廈天台經驗分享

通州大廈早前受重建影響,其模式為需求主導(即非市建局主導)。在凍結前,一眾天台戶被大業主告上法庭,更差點被執達吏清走,及後市建局前來凍結,而當大廈正進入收購過程期間,市建局才稱天台戶沒有「法定身份」,原因是「他們凍結前應已因執達令須要離開,但因特殊理由不用離開」,市建局認為雖然他們實在地住在天台上,但在法理上卻並沒身份。通州的天台戶認為此說法並不合理,幾經爭取,市建局終收回此項說法。此成功案例除了告訴我們團結的重要性同時,還奠下了案例:日後無論是需求主導,還是市建局主導,只要天台戶在凍結時確實地住在那裡,市建局便不能稱他們無「法定身份」!

同時,通州的天台戶也成功令市建局承認:「在土收(土地收回)期間,若業主(們)仍不願出售,以至法庭和地政署介入,市建局仍須盡力安排原區安置給天台戶。」

廣告

3 thoughts on “【天台屋運動與安置政策轉變】

  1. 我家住在深水埗南昌街天台業主,2014年收到清拆令,與屋宇溝通期間希望延期清拆,最近接獲回信不獲接受及要求盡快清拆,居住大厦是雙梯,.走火通道暢順為可不給與延期,同時大厦09年大厦以維修,如果過一兩年大厦又要維修,我怕到時雙重費用,害怕付擔不起。謝謝回覆

    按讚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